Glo小說網 >  寒門主母 >   第172章

不遠處,王禮正走了過來,看到夏青忙行了個禮:“王妃,府裡來了貴客,王爺讓您過去一趟。”

“貴客?”她是第一次聽到王禮說貴客二個字,心下不禁好奇。

“是王爺的朋友。”王禮嗬嗬笑道。

王爺有朋友?她一直以為王爺是冇朋友的,這麼些年來,她所知道的也就蔡東壽一人是王爺的朋友,夏青加快腳步朝大廳走去。

才走到堂外,夏青就聽到了裡麵傳來一陳陳朗笑聲,她一進去,便看到了二男一女正與應辟方說笑著。

那是二位與應辟方同樣俊美的男子,隻不過一個穩重,約二十有二的模樣,臉上帶著笑意,另一個則顯得嚴肅,略微年輕些的模樣,那少女的年齡也不會超過十六,俏生生的站著。

四個人站在一起,真是賞心悅目的一幅畫啊。

當然,夏青一進來,所有人的目光就落在了她身上。

穩重的男子笑說:“想來這位便是弟妹了。”男子的笑容很溫煦,就像室外溫暖的陽光,讓人不由心生好感。

“什麼弟妹?”應辟方不滿的道:“是你嫂子。”

“嫂子?你可比我晚出生二天呐。”男子笑的依然溫和,隻眼底有絲戲謔。

“那又怎樣?”應辟方冷冷看著他。

“好吧好吧,我不跟你爭了,幼稚。”

應辟方:“……”拉過夏青的手道:“他們都是我的朋友,和我說話的這位叫景衡,扳著臉的是蕭肅,她是蕭肅的妹妹蕭靈兒。”

與景衡的溫潤如玉不同,蕭肅就像他的名字一樣,嚴肅中還透著一絲冷硬,他喚了她一聲謹王妃。

夏青回了一個友好的微好。

蕭靈兒這會是好奇的看著夏青,見她朝她望來,水靈靈的喚了聲:“王妃嫂嫂。”

“靈兒妹妹,長得就跟名字一樣,水靈靈的。”

蕭靈兒臉一紅:“謝謝嫂嫂誇獎。”

夏青又看向這些人,溫聲道:“我第一次聽王爺說起朋友二個字,原本一直以為王爺是冇朋友的。”

“那是。”景衡爽郎一聲笑:“我們看他可憐,就收了他做朋友。”

應辟方冇理他,拉過夏青坐在一旁的獸毛椅子上,輕聲道:“你坐著,彆累了。”

三人睜大了眼看著應辟方,好像站在眼前的人不是他們所認識的應辟方似的。

“辟方哥哥,”蕭靈兒吐吐舌道:“原來你也能這麼溫柔啊。”

“當初你不是很討厭弟妹的嗎?怎麼一轉了個眼,竟然突然跟寶貝似的呢?”景衡眨眨眼,一副無辜的模樣,一張溫潤的麵龐下藏著一顆惡魔的心啊。

應辟方瞬間黑了臉。

蕭肅在一邊輕咳了聲:“當初還一直在說什麼要休了誰來著。”

夏青:“……”這二位朋友的麵相,果然隻是麵相而已啊。

應辟方的臉已經沉得跟黑碳似的了,這會突然笑道:“本王鐘愛的人一直是王妃,什麼時候說過這些話了?”

所有人都默了。

水夢在心裡嘀咕了句:見過要臉的,冇見過這麼不要臉的。但王爺心裡有主子,她還是很開心的,也就睜隻眼閉隻眼讓王爺胡說吧。

隔天,當三個人都跟著他們一起去春狩時,夏青才知道他們會選擇在這會來,就是為了這次的春狩,至於三人到底是什麼身份,她也就冇嚮應辟方問,到時自然會知道的。

蕭靈兒的嘴很甜,一來就嫂嫂嫂嫂的叫個不停,一下午的時間,就自來熟的不得了。

大周的春狩在皇族所在行宮的山上,那山不是一座,而是連綿起伏數百裡。山的腳下便是莊稼,山腳的田地肥沃,因此這莊稼之多可謂壯觀。

每年的春狩一直是受百姓最為愛戴的活動,隻因這樣可以除去山上一大部分的野獸來確保秋季收成時山下的糧食不被糟蹋。

前些日子應辟方隻是奉命清理了下行宮山,禁止老百姓狩獵,而真正護衛皇帝安全的則是三萬的禦林軍。上山之前,禦林軍早已將春狩的地盤給圍得緊緊的、

山上的風有些大,吹得錦旗獵獵作響,風大,山深,人多。

休息的地方早已建了一個又一個的帳篷,像謹王,瑞王,顧相的帳篷離皇帳都不遠,他們下麵的帳篷都也是以大臣的等級來分的,能住在皇帳周圍的自然都是在九卿之列了。

此時,男人們都去營帳裡商量著明天如何狩獵之事。

夏青的身邊有水夢和蕭靈兒陪著,倒也不悶。

不過,她見蕭靈兒時不時的會看向帳篷外麵,一副小孩子想出去玩的樣子,不禁笑著道:“你若想出去玩,我讓大牛陪你去。”

蕭靈兒臉一紅:“我,我在這裡陪著嫂嫂。”

“真的不用去?”

蕭靈兒連連擺手:“不用不用。”

此時,一侍女進來稟道:“稟王妃,貴妃娘娘請您去她的帳裡喝花茶。”

“除了請我,可還有彆的人?”

“還請了瑞王妃,顧家小姐。”

“知道了。”莊清柔也去了?看來不用等到去瑞王府裡賞花了,夏青眼底有了絲冷意。

禦林軍已在這周圍設了一堵堵的人牆,和著飛揚的錦族,場麵頗為壯觀。

shibing們在搭著篝火,為晚上做準備,一些大臣的孩子們在侍女嬤嬤的陪同下在邊上玩耍著,這些孩子個個錦衣玉食,舉手投足都透著貴氣。

就在夏青目光移開時,一孩子突然被推了出來,那孩子腳下一個不穩,重重的跌在了地上。

“一個庶子而已,玩什麼玩?”

“連給我提鞋都不配。”

“跟我們一同上學堂已經很侮辱我們了,彆以為跟來了行宮,還想著跟我們玩。”

明明是同齡的孩子,卻頗為盛氣淩人。

“那不是二公子嗎??”水夢驚呼,趕緊跑過去將他扶起來。

那被推倒的孩子不是應辟臨是誰?

聽到水夢的叫喚,應辟臨猛的回頭,不過他的目光不是停在水夢身上,而是定在了夏青臉上,瞬間,他的眼底閃過一絲狼狽,不待水夢扶起來,就自己起身跑了。

“二公子,二公子?”水夢看著應辟方跑掉的方向,再看向主子。

夏青在心裡歎了口氣,當年小辟臨進應家時,那是一個活潑可愛的孩子,粉雕玉琢的模樣誰看了都喜歡,現在,那個孩子長大了,性子也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嫂嫂,那個漂亮的孩子是誰啊?”蕭靈兒好奇的問道,好漂亮的男孩子,讓人看了忍不住喜歡,可就是眼底的陰沉有些嚇人。

“他是王爺的弟弟。”

蕭靈兒愣了下才道:“這麼小?難怪跟辟方哥哥長得有些像。”

“主子,二公子挺可憐的。”水夢心裡覺著可憐,應夫人是怎麼待陸姨娘母子的,她有耳聞,可也莫可奈何,那時主子自顧不暇,怎麼可能還有精力去照顧他們呢,冇想到好好的一個二公子完全變了樣,這才幾年呐。

“冇想到辟方把辟臨也帶來了。”在辟方心裡應該是有心要栽培這個弟弟的吧,要不然也不會將他帶來。

“夏青?”一道熟悉的聲音驀然響起。

夏青轉身,看到了莊清柔,一身鵝黃的錦羅綾衣,株釵搖曳,貴氣逼人,她的臉始終是一副端莊賢惠的模樣,舉手投足之頗有親和力,能輕易的獲得他人的好感。這會,她無法置信的看著她。

“你怎麼會在這裡?”聲音裡透著的情緒非常複雜。

“好久不見了,瑞王妃。”夏青隻道。

“你怎麼會在這裡?”莊清柔的聲音尖銳了些,這個夏青一直是她心中的恨,自這個夏青離開封城後,封軒便開始冷落了她,她知道他嘴上不說,心裡定是把所有的事都怪在了她身上。

這個女人明明已經不在,卻還是在影響著她的生活。如今為什麼又突然出現在了這裡?

“貴妃娘娘不是邀請了我與你一同去喝花茶嗎?再不去,怕是要晚了。”夏青說著,冇再看她一眼,越過她朝著李貴妃的帳篷走去。

莊清柔的身子像是被什麼定住了般,李貴妃隻請了三人,一個是她,一個是顧相的女兒,還有一個便是謹王妃,莊清柔猛的睜大了眼……

這怎麼可能?不,這太匪夷所思了。一個賤女人,一個卑賤的鄉下女人而已,怎麼可能會是謹王妃?

“王妃,我們該去貴妃娘娘那了。”侍女在邊上提醒道。

“不去了。你去跟貴妃娘娘說聲,就說我身體不舒服。”

“是。”

“等一下。”莊清柔隻覺得腦子有些亂,“你將這裡發生的事去告訴夫人。”

“是。那貴妃娘娘那裡?”

“去。”她該去的,憑什麼要為了那個賤女人而不去?

貴妃雖一時失了寵,但這會皇帝身邊並冇有彆的妃子,再加上也隻有她一人懷了龍裔,這心情還是不錯的。

顧想紅看到夏青時,權當是陌人生,恢複了她的高傲,優雅的品著宮女泡上來的花茶。

水夢與蕭靈兒並冇有走進來,隻等候在帳外。

看到夏青進來,李貴妃笑道:“怎麼纔來,我都要派人去看看這幾十步路而已你們是不是出什麼事了。”

夏青福了福,也笑說:“這不是還有一個人比我更慢嗎?”

“你是說瑞王妃?要不是你先到了,我真懷疑你們是相邀好來讓我擔心的呢。”李貴妃正說著,宮女就來報說瑞王妃來了。

瑞王妃一進來,就見那顧相紅笑著叫了一聲:“清柔姐姐。”可見私下的關係不錯。

瑞王妃向李貴妃施了個禮就對著夏青親切的笑說道:“想來這位就是謹王妃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