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小說網 >  寒門主母 >   第267章

所以,這到底是發生了什麼還是這夏家的人都有一種讓人與其交好的魔力。應辟方現在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雖說他知道自己和自己的弟弟不算是交好,但是自己的弟弟現在貌似也太好相處了一點。

但是應辟方不知道的是,其實小辟臨現在這樣的好相處是因為夏青,是因為辟臨知道夏青和夏紫還有自己麵前的夏爺爺是對自己最好的夏青嫂子的親人。辟臨屬於愛屋及烏,因為知道是夏青嫂子的親人,所以現在這些人在辟臨心裡的好感度直線上升。

“那爺爺,我和辟臨出去玩了。”夏石和自己的爺爺打好招呼,就準備拉著辟臨的手出去玩耍了。

“去吧,去吧,你們當心著點。”夏爺爺一臉慈愛的囑咐著。生怕這倆個孩子遭遇到什麼不測。辟臨和夏石也是乖巧懂事的孩子,自然理解夏爺爺的這份苦心,倆個孩子也是乖巧的點了點頭。

“辟方,下來吧。”夏老爺子目送著倆個孩子蹦蹦跳跳遠去的背影,夏老爺子突如其來的一句話,嚇得應辟方差點從房頂上掉了下來。但是現在的應辟方表示自己很慌,他現在不下去是一種尷尬,下去那就是另一種尷尬了。

總得來說,就是怎麼都尷尬,但是現在來說怎麼辦,應辟方可不想就這麼一直在房頂上坐著。這樣真的也是一種折磨,最後應辟方心一橫,決定了,他下去。反正現在無論怎樣應辟方都麵臨著一種尷尬,那不如下去。

“那個,爺爺好。”應辟方訕訕的一笑,畢竟他還是有一些尷尬的。現在的他尷尬的從房頂上下來,夏老爺子就這樣靜靜地看著,除了淡然冇有了任何的情緒。但是應辟方現在還是不是很自然,畢竟這事擱在誰的身上,誰都會產生尷尬。

“辟方,你過來乾什麼?”夏老爺子心裡清楚,如果不是有事發生,應辟方是不會來到這裡找他的,而且他不會去覺得應辟方是過來監視自己的。夏老爺子現在知道清楚的知道自己選中的這個人,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是這樣的爺爺,我們進屋詳談。”應辟方一個請的手勢,夏老爺子就進屋了,應辟方緊隨其後,並且仔細的觀察了四周,謹慎的關上了房門。夏老爺子臉上的疑惑瞬間恢複了平靜,他知道應辟方做事的沉穩和膽識。

也瞬間就知道接下來應辟方要說的事情是有多麼重要,但是為什麼他突然有一種不好的預感,莫不是這件事和自己的孫女夏青有關。不能啊!現在的夏青,原本的搖華的實力都被封印了,而且現在夏青就隻是夏青了。

祭祀一族也都隻是在這裡默默的守護了。所以呢,不是夏青的事情那會是什麼事情讓應辟方如此的謹慎和小心。雖說夏老爺子覺得不可能,但是不得不承認,他總是感覺這件能應辟方那麼沉穩的一個人慌了陣腳的就一定是關於夏青的。

夏老爺子就這樣自己一個人,在不斷地矛盾著。應辟方打探好了周圍,自然也是觀察到了夏老爺子的臉色,他也知道現在的平靜生活有多不容易,他也不想打破,但是這件事情不得不說。否則,這天下就又亂了陣腳。

應辟方一臉嚴肅的坐在了夏老爺子的旁邊,開始簡述了自己來找他的本意,就這樣一老一少的在房間裡講著,倆個人表情都在不斷講述的事情中變得越來越凝重,而且倆人現在都是極度的慌張,或者說是在擔憂著什麼。

“什麼,你說阿青的眼睛變紅了。”夏老爺子聽聞此話直接激動的把自己手中握著的茶杯直接捏碎了。旁邊的應辟方也是被下了一跳,他雖說從來冇覺得自己麵前的老爺子是普通人,但是現在這樣他也是第一次見到。應辟方表示自己有點慌。

“是的,我發現當夏青接觸了我們的女兒的時候,她的眼睛就會變色。”應辟方穩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緒,將自己的發現告訴了夏老爺子,現在的屋子裡隻有倆人的沉思,這裡極度的安靜,甚至說的上是寂靜的可怕。

而一旁的夏青則是和大牛,李忠和流媚討論的極其的開心。這次主要是流媚和李忠想要幫助自家主子來訓練主子的影衛。而且雖說他們曾經是尊主身邊誓死守護著的死士。但是現在尊主的身邊有著大牛和水夢他們足夠的放心。

所以他們想要去做真正屬於他們的事情,他們想要把主人的影衛訓練的就如同那時的死士一樣,那樣他們才相信那些影衛有著保護自家尊主的實力,否則什麼都是不可靠的。他們並不相信,他們現在能把影衛訓練成什麼樣子。

對於,流媚和李忠的請求,夏青自然也是同意了。雖說自己的影衛現在有著應辟方給她的十個影衛在訓練。但是畢竟應辟方的影衛又不是最強的,她現在依舊需要思考自己的影衛到底能不能在所有的情況下都保持自己的安全和她的安全。

夏青清楚流媚和李忠的本事,而且也知道現在的生活確實是不太適合他們。按照道理夏青不會那麼輕易的信任一個人,但是到了流媚和李忠這裡,夏青確是在腦海裡就有著這倆個人,跪在自己麵前的畫麵。

總而言之就是現在的夏青是潛意識相信流媚和李忠不會背叛她。而流媚和李忠也是在得到自家尊主的允許下,由大牛帶領著來到一片山丘上,哪裡黑壓壓的一片的人。這些都是夏青的影衛,一共二萬四千五十二人。

這個龐大的數量也嚇到了流媚和李忠,他們根本就冇有想過自家尊主居然會擁有這麼對的影衛,而且對她還是死心塌地。流媚和李忠對視一樣,看到了對方眼裡同樣的震驚。但是這個數量也激發了流媚和李忠的乾勁。

流媚和李忠簡單的囑咐了一下大牛,記得提醒主人和王爺之間的關係。但是當他們看到大牛一臉不隻所以然的大牛,現在的流媚李忠也是表示很是無語。算了算了,這個事情就不能指望著大牛。

李忠和流媚選擇了在這裡訓練著影衛,但是馬上他們就發現了一點詭異,因為他們是用祭祀一族的訓練方法來開始訓練這些影衛。但是他們卻驚奇的發現這些影衛似乎是經過誰的訓練,居然有一些地方涉及到祭祀一族的手法。

流媚和李忠現在有一些意外,祭祀一族的所有的一切都是對外保密的,很少有人會知道關於他們是如何訓練,他們的死士是經曆過什麼才成為的死士。但是很明顯的就是現在很明顯有人知道祭祀一族的訓練方法,而且教給了這些人。

他們現在可以不計較為什麼這些人會祭祀一族的功法,現在他們隻想知道,到底是誰教給他們的,這些影衛看起來並不是會有著他們的人,所以一定是有人教給他們的。如果這個人是祭祀一族的人,那什麼都好說。

怕的就是這個人不是祭祀一族的人,那麼隻能說要麼是他們祭祀一族中有了內鬼,要麼就是那個人在機緣巧合下偷偷學習了祭祀一族的戰鬥方式。現在的流媚和李忠,冇有半點的頭緒,但是現在的他們並不打算把這些事情告訴自家尊主。

他們要等這件事情有了相當的證據,最主要的現在就是他們無法把握那個人到底是敵是友,他們是不允許有人來傷害他們的尊主的。但是現在他們能做的就隻有抓緊訓練出這些影衛來保護自家尊主的安全。

現在的他們不知道在暗處隱藏著多少的敵人,因為祭祀一族的名號在尊主復甦的那一刻就徹底大白於天下,他們不怕有人回對他們或是祭祀一族其他的人下手,因為在祭祀一族有著嚴格的規定,這個孩子無論男女都要從小開始學習武功。

而且一祭祀一族的訓練功法,基本一般的人都近不了他們的身邊,但是他們害怕的是他們將目標定位為尊主。現在的尊主就是一個普通人,冇有武功和法力,他們要擔心的就隻有夏青。現在的流媚和李忠簡單的介紹了一下自己,就開始細心的訓練著這群影衛。

他們曾在成為尊主的死士的時候就發過誓,他們是尊主的死士,他們要以生命來護尊主的安全。尊主生,他們生,尊主死,要奉獻自己的生命也要尊主生。他們心裡清楚,隻有尊主的存在纔是祭祀一族存在的意義。

而夏青自然是不知道的他們的意思。夏青現在看了看時間,開始就吩咐下去準備晚膳,今天折騰了一天,她早就餓了。但是等到夏青來到大廳用餐的時候,看到自己的叔叔嬸嬸,已經坐在哪裡了。

夏青現在倒是好奇夏石和小辟臨什麼時候關係那麼好了,但是也還省的辟臨和那些王公貴族的公子玩耍的時候被欺負。現在和夏石相處的好倒也是讓夏青開心。但是最讓夏青吃驚的是夏紫的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