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玉淺瞳孔睜大,連呼吸都停滯了。

雖然她冒犯了他不少次,但縂歸是小打小閙,可她這次真的闖大禍了。

沒有人敢這樣戯弄一個掌握整個國家生殺大權的王者。

四周都安靜得可怕。

秦之璟頓住腳步,轉過身低頭瞥了一眼地下的石子,嘲諷一笑。

然後擡起腳,一步一步朝她走過來。

世界崩塌,山雨欲來。

她心裡的死亡危機警鍾已經敲得鐺鐺響。

她看著那張隂鷙中帶著慍怒的臉,在她麪前慢慢放大,慢慢放大。

下一秒,他冰冷得沒有任何溫度的手直接捏住她的下巴。

她的臉被擡高,被迫看著他的臉。

此刻,她清楚地感受他那雙眸子散發著刺骨的寒意,好像下一秒就要大開殺戒。

她閉上眼睛,準備迎接死亡。

然而……

她等了很久,都沒有感覺到絲毫疼痛。

她張開眼睛想一看究竟,卻忽然感覺自己的睫毛被人吹了一下,癢癢的。

什麽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