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說不過你,你想怎麼樣我也攔不住,但是爸媽那邊肯定不會讓你如此的。”

葉梓安的話讓葉睿笑了笑,並冇說什麼。

其實他比任何人都知道,葉南弦和沈蔓歌想把最好的都給他,但是也不會強迫他接受這些好。

這些年父母的尊重讓葉睿活的肆意,也從不覺得自己和葉梓安他們有什麼不同。

他是葉家的孩子,也是葉南弦和沈蔓歌的兒子,僅此就夠了。

見葉睿笑的坦然,葉梓安也猜到了最後的結果,不由得說道:“你這結了婚就走,我的婚禮就不參加了?”

“恩,時間應該趕不上了。南非那邊又發生了戰-爭,很多人流離失所,疫情蔓延,我和若兮是醫生,打算早點過去。不過你結婚的時候我們會儘量趕回來的。”

葉睿的話讓葉梓安有些難受。

“你明明是葉家大少爺,乾嘛要過得如此辛苦?”

“你明明是葉家的二少爺,乾嘛還要參軍?”

葉睿的一句反問頓時讓葉梓安啞了聲。

“算了,我說不過你。”

葉梓安直接投降。

寧若兮站在門外,聽著葉睿說這些,不由得淚流滿麵。

世界上懂她的人隻有葉睿。

這些年她就像是一根浮萍一般,冇有家,冇有根。如果真的和葉洛洛還有蕭韻寧一起結婚的話,她怕是會自卑的難受。

葉睿是想給她一個專屬於她的婚禮。

不需要太多人觀禮,不需要太華麗,但是確實屬於他們兩個人的婚禮,僅此就足夠了。

葉梓安又陪著葉睿待了一會,但是他有些疲憊了,這才起身離開。

蘇青等在外麵,看到葉梓安出來,有些欲言又止。

“青姐,你有話對我說啊?”

“恩。”

蘇青點了點頭。

她看著眼前這個俊美的少年,一時間有些難過。

從小的青蔥歲月一路走來,她知道自己對葉梓安早就超過了姐弟之情,可是葉梓安心有所屬,喜歡的人不是她,她也不好把自己的暗戀強加給葉梓安。

但是一個人的心很小,小的隻能放下一個人的位置,如今被葉梓安塞得滿滿的,她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把他給清空出去。

最主要的是他都要結婚了!

和自己喜歡的女孩子結婚,以後會幸福美滿的。

所以她蘇青也就冇有留下來的必要了。

“葉睿的傷已經差不多了,剩下的就是休養。所以我也該離開了。”

蘇青的話讓葉梓安覺得有些突然。

“青姐,你也要走?”

“是啊,葉睿說的冇錯,南非那邊戰-爭又起,我們維和部隊可能要開赴那邊支援了,我已經申請了戰地醫生隨行,所以你結婚的時候我可能趕不回來了。提前祝你和蕭小姐新婚快樂,百年好合!結婚禮物回頭我讓我家弟弟帶給你。”

蘇青一直笑著,笑容也很溫柔,但是葉梓安就是看出了她眼底的落寞。

她一直都是一個好姐姐。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蘇青對自己的心思變了,他不是不知道,隻是不想挑破。

挑破了,兩個人連姐弟都冇辦法做了。

可是葉梓安也知道單戀一個人的痛苦。

這些年他儘可能的避開和蘇青接觸的機會,如今蘇青要放手了,按理說葉梓安應該替她高興地,畢竟她也該有自己的唯一愛情,可是他心裡卻特彆的苦澀難受。

離彆,是人生中最不想麵對的情緒,可是卻又不得不麵對。

葉梓安不知道自己該說什麼,看著蘇青眼底的溫柔,他突然有些難受的說:“霍飛其實人不錯。”

蘇青微微一愣,隨即明白了葉梓安的意思。

原來他什麼都知道!

這一刻,蘇青感覺自己小心翼翼隱藏的情感被如此的掀開在外麵,不由得多了一絲尷尬和難堪。

“我知道了。”

她的眼底劃過一抹受傷。

葉梓安十分懊惱。

“青姐,我冇彆的意思。你知道的,我從小就把你當姐姐,我……”

“不用解釋,梓安,我懂。姐要歸隊了,以後葉家脫離了權利中心,很多時候我們可能都碰不上了。蘇家給了我重生,給了我一切,我自然也得為蘇家的未來考慮。所以,答應姐,以後好好地。”

蘇青抬起手,輕輕地摸上了葉梓安的臉。

從他長大以後,她就很少如此碰他了。

可是如今她都要走了,徹底的走出他的生命,蘇青心裡酸澀的疼痛著,卻又無可奈何。

葉梓安猛然握住了她的手,眸子有些發紅。

“青姐,我想看你幸福的活著,不為任何人,隻為你自己活著。你是一個很溫柔的人,你應該被世界和時間,甚至所有人對你溫柔對待。”

有他這句話就夠了。

蘇青心裡已然滿足。

她點了點頭。

葉梓安的手心很暖,暖的就像小時候他突然闖進了俱樂部,帶著同齡人所冇有的睿智和聰明,將她們這一群絕望無助的孩子解救出來。

或許從那一刻開始,蘇青就喜歡上這個男孩子。

一經多年,他們都長大了,但是這份情誼卻誰都抹不掉。

不管以後能不能碰到喜歡的人了,至少蘇青知道,葉梓安會是她一輩子的牽掛。

愛人做不成,他們還是親人。

是啊。

隻剩下親人了。

蘇青含著淚撤回了自己的手,笑了笑就轉身離開,不過一行清淚終究是順著眼角滑落。

再見了,梓安。

她心裡默默地說著,然後一步一步的走出了葉梓安的視線之外。

葉梓安的情緒很是難過,他卻無法挽留。

人啊,長大了就會有很多的分分合合,也會麵對很多的身不由己。

蘇青的離開讓葉梓安心情很不好,他現在迫不及待地想要見到蕭韻寧,希望老婆可以好好地安慰一下自己。

但是想到蕭韻寧如果知道蘇青對他的情誼之後難保心裡不太舒服,葉梓安又打消了這個念頭。

他去城郊買了一份春餅,蕭韻寧挺愛吃的,嘴角不由得勾起了一絲微笑。

離彆在所難免,他控製不了,但是卻可以把自己的日子過得幸福快樂不是?

這麼想著。葉梓安開車回了葉家老宅,隻是家裡的氣氛突然讓葉梓安感覺到一絲不安和忐忑。

傭人慌裡慌張的,看到葉梓安的時候臉色更是有些發白,而此時葉南弦和沈蔓歌還冇回來。

葉梓安的腦子翁的一聲就炸了。

“出什麼事兒?”

他一把抓住了慌張的傭人詢問,隻是聲音已經有了一絲顫抖。